广州 | 城市分站 | 深圳 | tag 欢迎您进入韩朵化妆品代加工OEM生产厂家,企业提供免费体验,可以联系客服索取样版,专业一站式化妆品代加工服务!
17年化妆品研发生产源头工厂专注植物干细胞护肤配方
全国咨询热线: 13556116137 13824439256
联系我们欧宝直播间

【 微信扫码咨询 】

13824439256

13824439256

这家初创公司想让消毒紫外线无处不在

发布时间:1970-01-01 08:00:00 来源:欧宝直播英超 作者:欧宝直播间

  长期以来,医院一直使用紫外线来消灭病毒,但这种设备对企业和学校来说太昂贵了。在疫情刺激下,一个看似不太可能的三人组创办了R-Zero公司,以开发成本更低的替代品。

  时间回到2020年3月,有一种情况让Grant Morgan感到十分困惑:新冠病毒正在肆虐,但杀死病毒的一种最简单方法——用紫外线照射——却并没有在学校和养老院中被推广使用,因为这种医院级别的消毒设备价格超过10万美元。

  “这只是一个带着计时器、装在轮子上的灯泡而已,它的造价不可能要10万美元。”曾在雅培和手机维修初创公司iCracked工作过的Grant Morgan说,“这是我们糟糕的医疗体系的产物。”

  一个月后,他和另外两位联合创始人——风险投资人Ben Boyer,以及曾在大疆工作过、并联合创办了电池初创公司EcoFlow的Eli Harris,开始努力打造自己的低成本消毒紫外线灯。

  又过了几个月,R-Zero吸引到了第一批客户,并以每月17美元一台的价格向后者出租了可移动的紫外线设备,而这些设备可以在几分钟内把一个房间里的病毒消除干净。

  如今,除了销售用于消毒的紫外线设备以外,这家位于盐湖城的初创公司还会出售用于衡量房间拥挤程度的软件和传感器,以及用于分析设备使用情况的仪表盘。

  去年,R-Zero的营收达到1,300万美元,预计今年将增加两倍。此外,该公司还获得了1.7亿美元的股权融资,投资者包括硅谷的DBL Partners和Mayo Clinic,这使其目前的估值达到5.05亿美元。

  随着人们对疫情的担忧减弱,Grant Morgan看到了疫情之外更大的机会。其实,杀灭新冠病毒的紫外线消毒技术也有助于降低其他疾病的传播风险,例如流感和诺如病毒,甚至是猴痘。紫外线设备依赖于一种叫做UVC的短波长光,工作时不需要使用有毒化学物质,也不会使用大量能源。由于它们消毒的对象是室内环境而不是人体,因此它们也不被认为是医疗设备,这意味着该公司不需要花时间和金钱与FDA打交道。

  “我认为我们可以从新冠疫情中走出来,建立一个更安全、更健康的新常态。我认为我们的设备会融入每个物理空间,将像普通照明一样无处不在。” Grant Morgan说道。

  33岁的Grant Morgan在加州Folsom长大,这座城市因Johnny Cash的一曲《Folsom Prison Blues》而闻名。他的父亲是一名会计,母亲则经营了一家出售印刷表格的小企业,后来又成为了一名学校管理人员。高中时,Grant Morgan在一支爵士乐队中担任鼓手,但后来选择在加州州立理工大学(California Polytechnic State University)学习机械工程。

  在雅培和一家小型医疗设备制造商工作了一段时间过后,他于2015年加入了iCracked,一家由他的好友AJ Forsythe在加州理工大学的宿舍里创办的公司。

  “当看到人们创办公司时,你可能会认为这当中有什么公式可循,但真实的情况是没有人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在我职业生涯的早期,这真的是一件让我充满力量的事情。”

  这段经历强化了Grant Morgan对初创公司而不是大公司的偏好。当iCracked在2019年2月被Allstate收购以后,他只呆了6个月就跳槽去了另一家初创公司。“我没有一个可以停下来的开关,这是福也是祸。或许我有点心理失调,因为一成不变的状况总是让我很不舒服。”

  不过,最早产生用紫外线来对抗新冠病毒这一想法的却是46岁的风险投资人、Tenaya Capital的联合创始人Ben Boyer。如果说他为R-Zero带来了人脉和策略,那么Grant Morgan则带来了领导力。至于第三位联合创始人Eli Harris,则有着制造硬件的经验,也很懂销售。

  29岁的Eli Harris曾经登上过《福布斯》30 Under 30,并在圣巴巴拉的一处共享房产中度过了一段不同寻常的成长经历。他的父母在国外生活了很多年——母亲在印度的一处修行院,父亲在肯尼亚——他自己则在阿默斯特的大学学习了普通线年,先是在深圳的无人机公司大疆工作,然后又在2016年联合创办了电池初创公司EcoFlow。在一起创办R-Zero之前,他和Grant Morgan曾就iCracked的技术人员修复大疆无人机的潜在合作事宜进行过沟通,但那个项目最终没有成功。

  为了提高科学上的可信度,他们联系了毒理学专家Richard Wade,后者是一名iCracked员工的父亲,后来担任了公司的首席科学家。现年76岁的Richard Wade拥有密歇根大学环境健康科学博士学位,在公共卫生领域工作了几十年,曾担任“公主”号和挪威邮轮公司的环境健康副总裁。值得注意的是,他曾在“钻石公主”号游轮的新冠病毒爆发后为其撰写了净化协议。“我偏向于使用紫外线,因为它已被证明是有效的。”

  在短暂地考虑按需消毒后,他们很快改变了想法,决定以适合餐馆、酒店和学校的价格建造并销售紫外线消毒设备。“我回电话给Ben Boyer说:‘你可能会觉得我疯了,但我们在造灯。’然后他回复说,‘你是疯了,但我要加入你们。’”Grant Morgan说。

  造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供应链紧张意味着紫外线灯泡很难买到。Grant Morgan知道,制造商通常会为每一笔大订单多生产几只灯泡,于是他找到了美国最大的紫外线灯泡制造商之一LightSources,要求购买他们多余的灯泡。

  “我们最终得到了他们多余的灯泡,但那只有5个。”随后,他们继续在网上寻找更多的灯泡,并最终找到了足够多的紫外线灯来进行设计。

  到了7月,他们打造出了一个名为“希望”(Hope)的原型机,它高6.5英尺,用胶带和电线固定。他们把它带到了旧金山的米其林法国餐厅Atelier Crenn,并由此获得了第一个试用客户。

  接着,他们又把它装进了一辆小货车里,开车到加州各地去进行展示,包括豪华的度假牧场、学校,以及任何可能是他们潜在顾客的地方。因为其价格相对较低,以及许多企业主对如何安全地重新开业感到恐慌,公司的客户逐渐多了起来。

  “传统的化学消毒方式效率非常低。”DBL Partners的管理合伙人Ira Ehrenpreis说。他是特斯拉的早期投资者之一,在2020年8月领投了R-Zero的1,500万美元融资,“那种消毒方法是无效的、不可持续的、危险的,而且是劳动密集型的。”

  有了新资金的注入,R-Zero订购了大量的紫外线灯泡,并专注于改进产品设计。创始人们希望自己的产品不仅可以安全消毒,而且在餐厅或学校里看起来也不会显得格格不入。为此,他们找了加州圣马特奥的设计公司Bould Design来为设备设计了一款流线型外观(该公司曾设计过Nest的恒温器和Roku的流媒体播放器)。

  数字医疗公司Omada Health的首席信息安全官William Dougherty则表示:“它必须看起来安全。”这家公司在去年重新配置公司空间时与R-Zero签订了协议。

  如今,R-Zero的客户除了Omada Health,还包括大型学区,比如内华达州克拉克县、德克萨斯州本德堡和南旧金山的学区,以及像旧金山49人队和底特律红翼队这样的运动队、在美国中西部地区经营着132个网点的老年护理机构Trilogy Health Services,以及电动汽车初创公司Rivian和家用产品制造商Simple Green等。

  在商业模式上,R-Zero已经从以超低价格租赁其设备的定价模式转变为更可持续的销售模式,其每月收取50美元至250美元的订购费,以涵盖软件和更换灯泡等服务的费用。目前,公司提供三款设备,最初的移动式Arc设备是最昂贵的,售价为2.8万美元,但由于其UVC波长(254纳米)对人体有害,因此只能用于空置房间的消毒;另外两款在2021年11月上市的新设备则价格更低,而且可以在后台持续运行。

  其中,Beam(售价5,000美元)是一种基于LED的上层房间消毒设备,它通过265纳米的紫外线光在房间上方创建一个消毒区。另外一款设备Vive(3,000美元)则使用一种波长为222纳米的远紫外线(far-UVC)来消灭空气中和物体表面的有害微生物,而且在有人在场的情况下也能工作。另外,Beam可以在教室和办公大厅等大型开放空间使用,而Vive可以安装在会议室和浴室等较小的空间。

  “我们已经意识到,没有一种方法可以消除所有的感染风险。Arc面临的竞争是某种形式的化学干预。对Beam和Vive来说,它们面对的竞争是暖通空调的升级。” Ben Boyer表示。

  2021年7月,R-Zero收购了一家名为CoWorkR的小型公司,后者使用传感器来测量房间里的人数。这些信息反过来可以让它确定一个房间里的病毒风险——毕竟拥挤的房间不太安全——并自动打开或关闭消毒设备。这些数据还能让R-Zero就会议室是否超负荷以及如何分隔会议空间以降低感染风险等问题向客户提供建议。

  Grant Morgan说,在新冠疫情之前,人们认为流感和普通感冒等疾病通过办公室和学校传播是正常的。然而,降低新冠感染风险的技术也可以减少这些长期疾病的传播,这对人类健康和社会生产力都是一个福音。

  “从长远来看,我们的目标是减少病假。我们的确是资本家,但我希望我的墓碑上可以写着:‘Grant帮助消灭了流感。’”■